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投资宝典 一个新上海滩神话的破灭

2021-10-10 14 56jietiao

今天,当你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沿着宽阔的迎宾大道驱车驶向市内的时候 ,也许你会注意到在机场北面5里处沿着海岸线的芦苇丛中有一个庞大的建筑物与这座现代化的机场遥遥相对 ,它的外形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碟状物体;如果你从著名的三甲港人工海滨浴场更靠近它的话,你会发现它更像是一个有着古罗马斗兽场风格的的残垣断壁 。如果没有知情的人给你介绍一番你根本不会相信这就是总投资14亿人民币被列为上海市旅游业首选项目的热带海宫 。

  1996年前,人们在这里见到的是一个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 ,来访的投资商和各级政府官员络绎不绝,人们相信这里将很快会建成世界最大的室内恒温大自然景观,总建筑面积达13万平米 ,在室内营造大海 、沙滩 、高山、瀑布、热带雨林展示热带海滨景观和文化,集娱乐 、运动、观赏、休闲 、餐饮、住宿与一体上海旅游新景观—上海热带海宫。上海人翘首以盼,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有着1300多万人口正在向所谓国际大都市靠拢的城市第一次有“海”可下。一个集数十项健康娱乐活动于一体的海洋文化大全 ,被认为是迄今为止上海最好的旅游项目,政府全力支持“钱景看好 ” 。

  一位曾上过《Capital》杂志封面的港资新贵—兴业集团的老板杨先生,在看了该项目后激动不已 ,当天就怀揣项目资料去新加坡融资准备一举吃下该项目,尽管他当时据说可动用的现金达10个亿港币之巨,但还是因实力未济而做罢。有更多的上市公司前来恰谈该项目的操作权和控股权 ,一批接一批的国际金融掮客也闻风前来表示可以给该项目融到巨额资金 ,但是最终都铩羽归去,因为该项目的的发言人对媒体宣称,该项目的发展商实力雄厚不会出让其控股权。发展商承诺该项目最迟将在1996年年底竣工接待第一批客人 。没有人对该项目的前景表示怀疑。

  直到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 ,人们突然发现热带海宫的法定代表人—叶山鹰失踪了!才觉得这个项目的上马可能本身就是一个神话。也许就如同皇帝身上的新衣,一些人早就发现了真相只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心态不愿意说破而已 。

  神话的诞生

  1993年末,当海南省房地产开发所引发的泡沫经济因为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控开始破灭时 ,一些先知先觉者已开始寻找自己的退身之路:一些人利用所积累的资本使自己摇身一变成了香港同胞或是持有某加勒比岛国护照的华侨,另一些人则回到内地凭借在海南掌握的运作技巧成就着各种各样的事业。即是到了今天我们在北方许多城市的夜总会和海鲜酒楼的招牌上也依稀能见当年海南梦的痕迹,行驶在这些城市大街上挂着琼牌的车辆往往很是扎眼 ,因为这些车毫无例外都是一些豪华的进口高级轿车。

  在1994年3月一个春寒寥峭的日子,上海西郊宾馆别墅区驶进了两辆黑色的琼牌奔驰600高级轿车,来人包租了西郊宾馆别墅区最昂贵的一幢小楼 。几天后 ,从该楼传出消息来自海南的某金融机构欲在上海滩大规模投资地产和娱乐业,这没有什么好稀奇的。这年头,上海滩什么样的财团和富豪没有见过 ,光是世界500强级的企业阿拉们已见识不少 ,更惶论你海南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金融机构。代表这家金融机构的是一位带着金丝边眼镜显得很文气的年轻人,他名片上的职务是海南某信托投资公司的常务副总裁—叶山鹰,他没有持有某国护照或是香港的居民身份证 ,住房登记卡显示他是中国云南省昆明市人 。上海的阿拉们没有对这位投资者表示出应有的热情,官方的办事人员只是例行公事地用上海地方语欢迎这位年青人 。上海更多的是用一些文件上没有的土政策来限制外地人和企业来上海投资,比如 ,在工商局注册公司,如果你不是上海当地人你就不能成为法人代表,你不是上海的身份证你就不能购买移动电话等等。但如果是外资或你本人拥有一个外籍身份则情况会大为不同。

  叶山鹰对此十分的了解 。他要做一件让这些阿拉们大开眼界的事情。他首先从空军某部包租了一架军用直升机载着主管浦东开发的官员们沿着东海的海岸线飞了一番 ,在空中他慷慨而自信地陈述了投资意向后,选定浦东三甲港华夏旅游文化区内的一块250亩地块,这样的故事我们在海南是耳熟能详的,当年琼能源(0502)的董事长陈宇光就是靠包租一架飞机和5万元买断一周的谈判权致胜 ,完成从蹬三轮车到做上市公司总裁乌鸡变凤凰的篞磐之路的。此时叶先生不知是从陈哪里得到启示呢还是根本就是英雄所见相同 。结果可想而知,这些举动显然比资产负债表或审计报告更能震慑人心,上海人的确给震住了。

  这的确是一块黄金宝地 ,面向东海 ,南距正在新建的国际航空港5公里,西接地铁二号线和快速海滨干道远东大道,北临川扬河运河港口 ,可谓水陆空四通八达,占尽地利之优。上海人从心底里佩服叶山鹰的眼光 。一些沪上有名的设计院也闻风而动,纷纷前来拜会叶先生 ,其实这个时候的叶山鹰对于拿下这片土地到底做什么用途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凭他鹰一样敏锐的商业眼光和职业嗅觉觉得非得这么干不可。对外界,他只是一概回答要做一个符合上海地位的娱乐项目。但正是在和沪上这些著名的设计师杯斛交错之间  ,叶先生明确了自己的想法 。

  很快,一份由上海天信实业有限公司计划投资10亿元人民币兴建大型室内热带海洋主题公园的项目计划书呈送到浦东新区开发办公室,该公司的老板自然是叶山鹰 ,不过天信的股东可不是某金融机构。但由于叶先生前期的一系列运作技巧,使得人们无论如何觉得叶先生代表的就是某金融机构。因为,那时叶还真正是某信托投资公司的常务副总裁 ,恰巧海南金融业大重组 ,八家地方性的信托机构合并成为海南发展银行,叶辞去了他的职务 。也许说某信托投资公司没有人知道,但说海南发展银行稍有点金融知识的恐怕不会不知道 。自然叶先生又被看作是代表发展银行进行投资的。叶先生虽然向有关方面一再解释他在发展银行已不在担任职务 ,天信公司的投资与海南发展银行没有关系。但还是越解释人们越相信有关系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不是说银行不能直接投资办实业吗?但没有说不能间接的办实业。不是说党政领导干部不能炒股票吗?但没有说领导干部的老婆孩子不能炒股票。

  该项目计划书宣称,将在上海浦东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高科技技术手段 ,建成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恒温大自然景观,一年四季保持恒温,全天侯向游人开放 。据说在日本和韩国有类似的东西叫做海上巨蛋 ,经济效益很好,但规模要小很多。这个奇妙的创意一下子就打动了上海人。有官员表示这是迄今为止上海最好的旅游项目 ,将会成为上海市的旅游标志 。为什么这么说呢 ,实在是上海太需要有一个“海 ” 让人们去放松一下了。

  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由于受“冲积平原”的地理局限,没有山清水秀的名胜;短短三百年开埠的历史没有旷世闻名的古迹;繁荣发展工商业来不及顾及旅游休闲的需要。贫乏的自然环境呼唤营造自然,改善人们修身养息的环境 。上海虽然两面临海 ,但由于地处长江口 ,水质含沙量大,沙滩带泥不洁不爽,海景自然资源极差。因此 ,在上海建造一个人造的仿真海洋,就成了上海人的首选项目。上海人背靠大海却不能下海戏嘻无疑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块心病 。上海热带海宫的建成正是圆了上海人的一个梦 。

  运作

  经济效益自然是可观的,根据上海冶金设计院并经浦东新区管委会批准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测算 ,即使按最保守的算法,项目的年收入就达17亿人民币,当年投资当年收回。面对这样的项目谁能不动心?于是项目的申批报建等官方手续很快就批了下来 ,并被上海市计委列为上海市旅游业的首选项目。拿着这套批复和文件,叶山鹰回过头来再与土地的所有权人华夏旅游开发区谈合作,经过在几轮谈判 ,更多的吃饭和娱乐,大家都成了朋友 。于是,合作的条件成为:华夏旅游开发区代表政府将250亩土地以一个较市场价抵的价格作价入股 ,占热带海宫项目股权的10%;叶山鹰个人关于该项目的创意作为无形资产占20% ,叶控股的私营公司持有其余的70%。上海市政府以市计委名义下达4号文,成立由政府、投资 、设计、施工、设备安装等单位组成的热带海宫建设指挥部。这上海市政府做起事来还真是毫不含糊,只要是列入计划的事情就雷厉风行的动起来 。到1996年年底 ,由上海市政府承诺为上海热带海宫建设使用的配套设施全部建成(1)一条专线一级公路;(2)一条专线地铁;(3)一个2000千瓦的配电厂;(4)一个大型的净水处理厂。应该说该政府做的都做了,投资的环境不可谓不好。万事俱备,只等这热带海宫早日竣工 ,好让这千万的老百姓有个终年都可游泳冲浪海的去处 。

  为了以极其有限的资金撬动这个项目,叶山鹰必须得拿出运作这个项目的层次和气魄,他首先以大规模的“三招”显示了开发商的实力和志在长远。“三招 ”一曰招标 ,面向全国乃至全球公开进行设计方案 、施工基建、设备供应商的招标活动;二曰招商,在政府关于项目的批文拿下来的同时,叶山鹰即在包栝《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文汇报》 、《东方日报》在内的各大媒体刊登招商广告 ,并积极参加上海市政府在境内外的招商活动。三曰招聘,面向全国招聘专业和技术人才 。这三招非常之灵,局外人是很难体会其中的玄妙的。总之 ,通过公开庄严的招标大会 ,叶山鹰的操作思路和运做艺术才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由于竞标者为了中标竞相压价和提供其他优惠的条件,所以叶的公司以很小的代价和投入就取得了“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通过招商大大的提高了项目和叶本人的知名度,叶一时间成为上海滩的风云人物 ,许多人以能够得以认识叶为荣 。他以热带海宫老板的身份迅速挤身于上海的主流社会,这是许多商界人士在上海难以做到的。他通过招聘聚集了一大批国家级的技术专家。这些人举家迁往上海来追随他准备大干一番事业 。

  作为开发商的上海天信实业有限公司从海南调集2000万资金,用于支付通过招标所签定工程设计和施工合同中的定金。一个计划投资十四亿人民币的工程就这样被2000万的杠杆撬动了起来。1995年3月的一个早晨 ,没有大事的渲染和盛大仪式,叶和他的同事们及一些政府官员冒着蒙蒙细雨在泥泞的海滩打下了第一根钢钎 。香港的《南华早报》和《东方日报》迅速报道了这一消息。接下来叶将办公地址由西郊宾馆迁往五角场附近一个部队使用的深宅大院,大门口有解放军在日夜站刚 ,显得神秘而庄严。当车辆进入大院的时候,解放军战士的敬礼不仅使叶和他同事们有一种满足和自豪,也使前去这家公司的人肃然起敬 。

  由于叶采取的“三招”运营策略 ,再加上上海市政府对该项目的重视程度使得项目的知名度很大。一些有着各种背景的财团和公司前来与叶洽谈合作的事宜。其中不乏一些上市公司及准备上市的公司 。但最终都没有达成协议。主要是因为当时对后来的形势判断有误,叶心高气傲不打算出让控股权。事后看来这使叶错过了一个极佳的机会 。某上市公司在与上海天信谈崩之后,在招股说明书中发誓要在全国的七八个城市要建立小的热带海宫 。一些莫辩真假的国际财团也派人来洽谈融资的事宜 ,但因操作上的一些障碍最终都不了了之。

  1996年 ,热带海宫经历了整个项目开发过程的黄金时期,其雄伟的主体结构已屹立在东海之滨,仿佛让人依稀看到了它辉煌的未来 ,包括三菱重工 、摩托罗拉、三星集团等著名的国际设备制造商都以能为这样一个“世界第一 ”的项目提供设备而自豪,一些著名跨国集团的设备甚至在未付分文的情况下已抵达上海港,连叶的汽车上也装上了由摩托罗拉送给世界重要人士试用的第一批依星卫星电话….

  可是 ,这一切的都掩盖不了叶山鹰所面临的潜在的危机,这危机正不可阻挡地向热带海宫走来。

  危机

  1996年年底,形势开始逆转 ,叶构筑的热带海宫王国开始崩塌 。由于开发商承诺的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垫资施工已近2个亿的某建筑集团濒临绝境,资金周转不过来 ,工人和民工开始闹事。代理商在国外定购的大型设备早已到达口岸等待提货,代理商开出的信用证也早已到期,但是热带海宫招商由于错过了最佳的时机没有融来资金 ,帐上没有可支付的钱。叶的日子开始难过起来 。公司整日面对的是催讨债务的人 ,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叶依然保持着一种沉着和信心,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办事和生活方式。尽管当时在公司内工作的人已好几个月不发工资了 ,但叶仍然有着招聘人员的嗜好,从公司的一般工作人员到电脑专家。对政府和讨债者每次见面的时候叶都许多新的说法,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在叶的公司人们一次又一次目睹了这样的情景 ,讨债者完全是一幅破釜沉舟,不拿到钱不罢休的架势,但每次在与叶一番交锋后都象泻了气的皮球一样 ,甚至还有人因为替公家讨债而与叶成了私交甚好的朋友。对于这些企业来讲真可谓赔了夫人有折兵。更有趣的一件事是一位某大公司的老板,本来是来为集团公司讨债和要个说法的,最后反倒成了热带海宫的管理者 ,他本人是卖掉了私人的企业和资产,开着自己的私家车投奔了叶 。或许他是为叶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或许是为叶的某种许诺而昏了头。当然他带来的那点钱投到热带海宫上 ,连个响都不会听到。类似的例子在后来还有很多 ,简直犹如飞蛾扑火一般 。这可能是因为人实在是经不诱惑 。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这场危机随即从香港波及上海,这无疑使已陷入困境的热带海宫雪上加霜 ,1997年9月,在苦苦支撑了整整2年后,热带海宫的工程施工终于停了下来。政府和有关的债权人再也没有耐心停叶讲的故事。一部分与该工程有关联的设备供应商纷纷破产 ,一些国营企业的领导被免职 。叶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办公室在拖欠了几十万房租后悄然搬到了工地的现场,办公经费有时紧张到公司车辆的汽油肥和修理费都不能支付。叶几乎是借了他所有能用个人信用能借到的钱,但这些钱如同浇向沙漠中枯树 ,对于要维持这样一个场面来讲是太微不足道了 。

  就在叶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一直在注视着叶及热带海宫动向的神秘人物郑某出现了。这个人曾是东北某省的一个中学教师,1992年南下淘金因机缘与当时在金融公司任要职的叶山鹰认识。在叶帮助下注册并拼凑了一个叫“顺风”的股份有限公司 ,这个股份公司当时以出租车和房地产产为主要业务,在海南省同期股份制试点的126家股份公司中它没有什么名气 。后来眼见得海南的经济形势是江河日下,郑某又重新回到了东北玩起了资本运作的游戏。不想这一玩郑某就玩成了中国资本市场中的超级大鳄。从1996中国股市开始的每一升浪中我们可以觅见这条大鳄游走的痕迹 。郑某凭借在海南给他的灵感和技巧先后控股了吉轻工、厦门国泰 、北方五环、吉林敖东、通化金马等七八家上市公司 ,他还涉足好几个省的信托公司和期货公司。凭借这些资源和资本的优势郑某在资本市场可以说是呼风唤雨 ,玩得得心应手。郑某这人虽然财大气大,却有一块心病几年来始终不能化去 。这就是这几年上海在全国金融地域优势愈来愈明显,这座城市愈来愈显示出她不可抗拒的魅力 ,好多知名的企业都把在上海抢滩做为实力的展示 。这郑某怎能不想呢?这其间郑某的操盘手也在上海多次坐过庄,但郑某始终没有正式露过面。主要是郑某认为切入上海的最佳点位没有找到,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本来郑某自成为中国股市的超级大鳄以来 ,一直保持低调,凡事均由属下去打理,郑本人则在北京或是海南做些遥控和应酬的事情 。这一次郑却是亲自出马前往上海拜会叶山鹰。叶在上海某五星酒店叶设宴招待郑某(要知这几万块招待费也是叶某在前往酒店的途中向一职员的朋友借的) ,席间自然先是一番叙旧,郑某称这几年虽赚了些小钱,但一直没有做成一件漂亮的事情。热带海宫这个项目及叶的动态他一直都在关注 ,现在做为他来讲终于可以做一件能够回报叶的事情了,他几年来一直在寻找这个机会 。做为郑的利益就是他旗下的某上市公司顺利切入上海这个制高点,然后利用这个项目进行配股 ,再然后就是宣布集团总部迁往上海 ,要知道在大炒特炒资产重组的中国证券市场,这个消息郑某能将它炒上天。也许是因一点酒意,或是陪酒的上海小姐太妩媚动人 ,郑某一幅胜券在握,踌躇满志的样子,表示死也要死在上海滩上。最后经几番心理战 ,叶郑二人认为只有合作才能双赢遂达成换股协议 。随后,在那个严寒的冬天双方的经营班子及财务顾问等一干人马飞来飞去多少次为合同细节及各种手续而忙乎,与此同时 ,与之有关联的某股票在二级市场连续涨停,众多散户不明就里。在农历的大年三十叶的人员终于从某上市公司拿到了一张1500万的汇票,工作人员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连夜乘飞机返回上海。有钱到帐上海这面除平息了一场有可能发生的事态,更重要的是多少给人了一种安慰 。某建筑公司在分到了500万后,表示为配合招商可以在春节假期过后立刻复工。但不知为什么郑叶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没有了下文。其中的是非曲直恐非局外人能够了解 。

  叶将拿回来的1500万 ,做了三个分配:一半用于支付急需支付的工程款,剩下的一半除用于支付拖欠员工的工资,办公费外 ,其余大部分又在香港的几家报纸做了很诱人的招商广告 。但同两年前相比,这次招商广告除招来几个骗子外几乎没有什么结果。叶和热带海宫再一次陷入了绝境。

  时光流逝,转眼间已到了2000年3月 ,我们无法得知在最近的这两年中叶是怎么熬过来的,公司招聘来的几个业务骨干和追随叶多年的几位助手先后离去,叶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再没有昔日门前车水马龙的情景了 ,甚至诸多讨债的人也很少登门了。叶似乎从人们的记忆和视线中消逝了,两年没有发工资了,只有个别留守在公司的员工固守在工地上,一些举家携口的老工程师干脆在工地周围的荒地上种起菜养起鱼 ,过起自给自足的日子来。只是叶不断地告戒大家:“热带海宫依然充满希望,我叶山鹰决不会亏待大家,欠大家一分钱” ,但已没有人相信他 。

  句号

  2000年春节刚过的几天 ,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一段时期已很少露面的叶山鹰回到了公司连夜召集全体员工会议,会议上叶山鹰突然宣布热带海宫项目已出现重大转机,表示感谢大家这两年坚持工作 ,要求大家继续坚定信心,相信他 、相信这个项目。同时要所有在册员工第二天到财务部领取拖欠已旧的工资。次日、半信半疑的员工来到公司,被告之领钱的条件是必须写一份辞职报告 ,不写辞职报告者不予补发 。后来、除了公司的几位董事外,所有的员工都在递交辞职报告后领到了欠薪,由于拖欠的时间过长 ,有的高级职员一次就领到七八万之多,激动得热泪盈眶。随后叶亲自打电话给每一位个人债权人,要他们在次日务必前来公司领取所有欠款的本金和高额利息。那些经不住诱惑的个人投资者曾经无数次地失望和后悔过 ,当这次他们拿到连本带息的高额支票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兑付银行告诉他们:钱确确实实已经到帐了!

  这样叶在24小时内付出了六百多万 ,还清了所有的个人借款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六百多万是从那里来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绝不可能是他自己留下来的。

  随后,当有人准备向叶道谢和祝贺时,发现叶的手机已在这个深夜永远的关掉了 ,没有任何渠道可以联系到他,而热带海宫的法定代表人早在几个月前已被换作他人,可以肯定:叶山鹰失踪了!

  半年之后 ,人们才听说那最后一笔钱来自洛克菲勒—东方太阳投资公司,是借款还是投资?没有人知道答案,更让人不解的是—既然叶山鹰已选择了失踪 ,为何还要在失踪前的最后一天付出这笔巨款?

  关于叶山鹰之后的生活有了很多版本的传说,有人说在北京的某个五星酒店大堂与叶擦身而过,有人说看见叶与一女人在在京郊的一个别墅里种花 。也有人声称在云南纳西的一个少数民族部落里见到过叶与当地土人在一起生活 。

  还有许多说法 ,但均无法证实。但最新的版本似乎更让人振奋,说是叶山鹰现在整天都跟一帮哈佛的MBA和基金公司的经理在一起,策划一个据说是真正属于这个新经济时代的 ,更惊心动魄的伟大项目!

相关标签: # 山鹰 # 上海 # 郑某 # 热带 # 一个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