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余额宝“限售”两个月仍未解禁,说明什么?

2021-10-10 18 56jietiao

  余额宝规模那么大,自然就成为监管的首选

  余额宝“限购”这件事充分说明 ,监管层不是在限制货币基金这个行业,而是在限制余额宝 。

  截止昨天,余额宝“限购 ”已经近两个月 ,但仍没有放开的迹象。

  登录支付宝App ,点击余额宝转入,直接提示“今日额度已用完,明日09:00开售” ,这意味着余额宝“限购令”仍未解除。

  据界面新闻引述蚂蚁金服相关人士的话称,经与天弘基金公司协商,为保持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稳健运行 ,当前仍暂时需要继续限制余额宝每日申购总量,具体恢复时间,以余额宝页面提示为准 。

  这个回复其实说的很明白 ,余额宝的“限购令 ”依然在延续,且没有具体的退出时间表 。

  所以,广大投资者还是寻找其他的投资渠道 ,不要在余额宝一棵树上吊死。

  01

  余额宝正式开启“限购 ”模式是在今年2月1日,当时还同时暂停了自动转入功能。

  根据天弘基金当时发布的公告,2月1日至3月15日 ,限制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的单日申购额度 ,每天9点起发售,当天购完为止,并且在此期间自动转入功能暂停执行 。

  不过 ,3月15日已经过了半个月了,但是余额宝“限购”还是没有解禁。余额宝给出的答复是:“为保持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的稳定运行……”

  这个回复很“政治正确 ”。有分析人士指出,3月15日继续限购 ,可能意味着余额宝与监管机构沟通失败 。

  余额宝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自2013年6月推出以来,余额宝在短短几年间资产总规模达近1.6万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 ,截至2017年底,天弘基金管理规模为17889亿元,也就是说 ,余额宝将近占九成。

  不过,从2017年5月开始,余额宝已三次下调申购和持有额度 ,个人账户持有额度由最高100万降至10万元 ,单日购买额度也设置了2万元上限 。

  其实,三次调整除了有余额宝为自身稳健发展的考虑,也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导密不可分。

  余额宝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 ,就在于其庞大的用户数量,以及中国老百姓理财渠道单一。

  余额宝的模式简单说就是把大家零钱集中起来,然后通过大额存单等业务存入银行 ,赚取利差 。

  天弘基金(余额宝货币基金发行人)去年10月份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余额宝期末基金资产净值达1.56万亿元,第三季度利润近153亿元。

  余额宝的壮大一方面方便了普通老百姓的理财需求 ,但同时也分了银行的“蛋糕”,分流了银行的存款。

  因此,很早就有人质疑余额宝是躺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 、余额宝抬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等 。

  02

  不知和这些批评及质疑有没有关系 ,但事实是,余额宝在始于去年底的“去杠杆 ”大潮中首当其冲 。

  当时,官方给出的原因是“为了防止流动性风险”。其实说具体点就是财富过于集中到一个机构容易出事 ,如果有风吹草动 ,有可能引起挤兑事件。

  于是,针对货币基金的监管开始不断收紧,余额宝在重重压力之下不得不做出相应调整 。

  去年5月末 ,余额宝将个人账户最高持有额度由100万降至25万。

  8月份再次向下调整至10万元。

  12月份,余额宝设立单日购买额度2万元的上限,单个账户最高持有额度仍为10万 。

  后来就是今年2月1日起 ,余额宝“限购”,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放开。

  对余额宝“限购 ”起决定作用的是去年9月1日证监会发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

  该《规定》对货币基金的流动性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 ,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 。

  这个规定对余额宝是致命的,按照余额宝去年6月底1.43万亿资产净值就算,若按照规模的风险准备金200倍来计算 ,其风险准备金就需要71.5亿元,不过天弘基金从未披露过风险准备金。

  进入2018年,货币基金政策又起波澜 ,2月12日 ,央行发布新规,完善货币供应量中货币市场基金部分的统计方法,用非存款机构部门持有的货币市场基金取代货币市场基金存款。

  央行这个规定意义重大 ,代表着非存款机构部门持有的货币基金从此正式纳入M2 。

  M2通俗讲就是流通中的现金加上企业和居民存在金融机构的存款,是衡量社会资金总量的指标,之前只统计存在金融机构中的存款 ,是不包括诸如余额宝等“宝宝类”货币型基金产品等。

  不过,按照新的规则,将货币市场基金也视作“高能货币” ,这就意味着在央行的货币总量控制中,货币基金不再是“表外资产 ”。

  03

  其实,余额宝“限购”更大的背景是 ,中国金融领域已经掀起了“去杠杆”的旋风,主导思想是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

  按照余额宝的运作模式,很显然余额宝在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过程中“横插了一杠子 ” ,分走了一部分利润 ,如果银行还要保证以前的利润,真的会抬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

  从去年到现在,第一次 ,也是级别最高的场合说“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 ”是在去年7月份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

  这个会议在金融领域的影响很大,现在很多监管措施在那次会议上已经确定了,当时最有料的表述是:“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

  这看起来是一句“官话” ,但信息量很大,包括后来的十九大 、今年的两会上关于金融监管的基调都来自于去年的金融工作会议 。

  最近,金融监管变得越来越具体了 ,最新的动态是3月28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这个会议最高领导人也参加了,可见级别有多高,会议还通过了几个文件 ,其中和金融相关的是《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和《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

  第一个被称为“资产新规 ”,详细规定了银行 、券商、信托机构在做资产管理业务时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后者直接针对的就是余额宝等非金融机构 。

  具体说就是 ,不管是大型实体企业 ,还是BATJ,在“凡是做金融,均需持牌经营”的整体基调下 ,将迎来正式监管。

  中国的监管政策有一条不成为的规定就是“枪打出头鸟”,余额宝规模那么大,又赚了那么多钱 ,自然就成为监管的首选。

相关标签: # 余额 # 基金 # 货币 # 限购 # 监管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