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上电转债丑闻曝光了:南方,华安,泰达中大奖(转载)

2021-10-11 16 56jietiao

上电转债丑闻曝光了:南方,华安,泰达中大奖

  

  电转债丑闻曝光 南方华安泰达犯幼稚错误

  “上电转债”丑闻曝光后 ,据证监会指定媒体报道,管理层要求基金公司动用风险准备金弥补上电转债事件带来的损失。也就是说,仅从经济意义上理解 ,这些基金的持有人在这次事件中没有发生任何损失 。

  持有人经济利益受到保护了 ,他们的知情权,又将如何来保护?

  “我觉得这件事很恶心,作为投资者连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 ,也没有一家基金公司敢于站出来主动承认错误。 ”一位投资者气愤地致电记者如是说。

  8月14日,上电转债平静地结束了赎回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赎回价格103.2元 ,当日转债收盘价226.58元 。据中国证监会基金部通报,3家基金公司旗下的5只基金,在8月中旬因未能及时转股或卖出所持有的上电转债 ,被上市公司强制赎回,直接造成2200万元损失 。

  截至截稿时,没有任何公司公开承认此次失误 ,证监会也没有公开3家公司基金公司的名单。但记者从北京一位高层人士处了解到,3家嫌疑公司分别是泰达荷银、南方基金和华安基金。

  基金公司集体“缄默”

  从宝钢权证开始,就不断发生个人投资者到期忘记行权 ,或错误行权的事件 。在许多人看来 ,这种错误已低级得愚不可及。可是,不要以为只有散户才会犯这样的错误,专业机构同样会出错 ,上电转债就是最生动的例子。

  如果说,一向以“专业”自居的基金公司闹出这样的低级错误,已经非常令人诧异 。那么 ,事发后,基金公司全体对此“保持缄默 ”,更让人失望。

  “为什么证监会不公布这3家基金公司的名单 ,基金公司应对普通投资者信息完全透明。 ”上述投资者强烈要求知情权的同时指出 。

  事实上,记者在开始的调查中发现,3家基金公司被隐藏得非常好。同行之间 ,对此事也讳莫如深。

  “相对很多股票利好公布前消息泄漏引发股价暴涨,或许这是管理层保密工作做得最好的一次 。”一位北京基金业人士向记者打趣道。

  上电转债事件曝光后,各种媒体 、投资者对此有各种猜测 ,一些公司也相继公开澄清与此事无关 ,但该事件的“主角”却始终隐身幕后。

  “上面发通知时没说,我们就知道管理层不希望这事捅出去 。 ”某基金公司总经理这样回答 。这似乎能解释,为什么业内对此事“关注不多”。

  “兔死狐悲。所以你很难从基金业内问到具体哪3家基金 。”另一位老总对记者开起了玩笑。玩笑的背后是否是整个基金行业的“狐悲 ”?记者无法断言。

  3家基金公司反应各异

  虽然基金业内对上电转债事件“保持缄默” ,但记者随即从北京一位高层人士处得到3家嫌疑公司的具体名名单,它们分别是华安基金、南方基金和泰达荷银基金 。

  记者随即翻看3家公司旗下基金持有上电转债的情况。根据2007年半年报,这三家公司旗下正好有5只基金分别持有上电转债。

  记者分别致电3家公司 。有趣的是 ,3家公司的反应各不相同。

  记者于9月21日下午致电华安基金就上电转债事件做正式采访,华安方面随后约谈记者。根据华安方面的回复,华安基金确实被迫赎回上电转债 ,债,但公司很快就发现这一疏忽,并在第一时间主动上报证监会有关部门 。最终处理意见为 ,以风险准备金(基金公司每月从基金管理费收入中计提的用于弥补损失的准备金)弥补有关损失,不会给投资人造成任在经济损失。具体投资损失的细节,他们将在年报中详细披露。

  然而 ,接下来的采访则让记者开始惊讶 。

  记者于9月25日致电南方基金市场部 ,得到的回复是,请记者留下电话号码,随后联系 。然而 ,记者“随后”并没有收到南方基金的来电,但得知,南方基金在不到半小时内 ,联系到《基金观察》编辑部,了解稿件情况,并提出希望不要点名。至截稿时 ,记者仍没有接到南方基金就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所作的任何回应。

  9月25日下午,记者致电泰达荷银基金 。该公司营销策划部总经理徐克磊对记者的问题避而不答,只是表示:“到目前为止 ,我们能说的就是没有做损害投资者利益的事。 ”

  “动用风险准备金弥补损失,也算是‘没有损害投资者利益’。”记者觉得其回答过于含糊不清,又继续追问:“你们还有没有进一步解释?”

  此时 ,徐反问记者:“你们是怎样对其它公司求证的? ”

  “我们希望了解 ,贵公司对于被指发生上电转债失误有何回应?”记者直接询问泰达荷银是否在上电转债投资上出现失误 。

  “我们能说的就是,没有做损害投资者利益的事。”在记者再三的直接追问下,荷银基金营销策划部总经理徐克磊只是重复道。

  客服否认

  记者在正式采访上述3家基金公司同时 ,以基金公司客户身份,以在网上看到公司涉嫌上电转债事件为由,致电基金公司客户服务电话 ,询问公司中是否发生上电转债事件 。

  不出所料,记者从荷银基金、南方基金和华安基金的客户服务人员处得到了“标准 ”答案。

  华安基金客户服务部人员对此没有正面回答,只表示 ,公司旗下基金不会让投资人利益受到损害。因为公司按规定提取风险准备金,由于公司操作上失误引起损失,会由风险准备金弥补 ,不会损害投资人的收益 。

  泰达荷银客服人员的回答更为干脆直接,该公司客户服务部人员表示,之前有投资者来电询问过上电转债的事情 ,向上级领导了解情况后 ,已确认旗下基金并没有牵涉到上电转债事件。

  南方基金客户服务部人员表示,公司旗下基金没有发生“上电转债 ”一事。当记者一再追问时是否确定时,该客服人员表示 ,公司肯定跟此事没有关系 。

  “我现在满脑被蒙骗的感觉,叫我如何相信基金公司的诚信原则 。”上述投资者获悉记者的采访经过后气愤地表示。如果年报最后出来真的是这3家公司,他们现在的否认 ,不就是欺骗吗?

  内控疑云

  上电转债事件引起市场关注,主要是因为其给市场制造两个谜团。其一,3家乌龙公司神秘“隐身”;其二 ,专业基金公司何以犯下如此低级错误 。

  对此“低级错误 ”产生的原因,业内人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一位基金公司从业人员告诉记者,有的公司出错 ,可能是因为基金经理放假,其他人员疏忽了基金管理所致。

  另一位基金业人士则表示,有的公司基金规模非常大 ,对于几十亿或上百亿的规模来说 ,转债的规模通常很小,多则百分之几,少则百分之几都不到 。有的基金甚至只是申购到 ,或是配售来的,规模就更小。这种情况下,基金经理可能忙于应付其它事情 ,错过卖出或者转股时间。

  有受访人士更直接点出,投资人员频繁协助营销活动,工作受到干扰 ,是业内的普遍情况 。

  “新发基金持续营销时,基金经理不事投资,长时间出去给投资者上课拉客户早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一位基金行业分析员这样告诉记者。他认为 ,某些基金公司的风控流程设计存在不合理之处,而基金行业面临人才瓶颈是事件发生的最重要原因 。某些公司的基金经理和研究员一人往往身兼数职,不可能事事兼顾。

  据华安方面解释 ,此次疏忽主要是由于规模扩张太快 ,人手和系统都没跟上所致,公司同时否认此次疏忽与内控不完善有关。

  上电转债被迫赎回事件,造成2200万损失 ,从绝对数说并不多 。再者,基金公司都以风险准备金作为补偿 。然而,其中反映出的问题 ,才真正让投资人揪心。一位基金公司督察长告诉记者,基金公司都会对投资风险控制设多道关口:首先行业研究员要盯住公司,随时向基金经理汇报最新的动态;交易人员要关注交易状况;而基金经理则随时跟踪旗下投资标的。另外 ,基金公司通常还有专职人员随时监控投资行为 。而这次转债事件暴露了相关公司的风险内控形同虚设。

  正如证监会就此事所发的通告指出,此次事件是近年来基金管理人未能勤勉尽责 、操作不当而发生的较大案例之一,反映相关投资管理人责任心和风险控制意识薄弱 ,专业素质和技能不够合格。

相关标签: # 基金 # 转债 # 公司 # 上电 # 记者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