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致龙湾区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2021-11-07 11 56jietiao

  致龙湾区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李院长:

  2015年2月12日 ,贵院就本人涉嫌殴打72周岁老妇人王香玉的案件 ,在没有提前通知我和辩护律师要宣判的情况下,把我一人叫到了贵院,让本人签收了(2014)温龙刑初字第8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判决本人犯故意伤害罪,拘役六个月,赔偿受害人王香玉124810.17元。

  这份判决书是那么的沉甸甸 ,给本人及家人带来负能量 。这个案件已历时3周年,一家人也已经被折磨了3周年 。

  贵院的判决书上,只字未提本人及辩护律师所提供的能证明本人无犯罪事实的证据 ,却以一句:“被告人王靖芳的辩解及辩护人的意见,有悖于事实与法律,均不予采纳”。这些证据又是如何有悖于事实与法律?判决书上为何隐瞒那么多的事实 ,目的又是什么?

  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口号吹响之际,如果有人以权谋私,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那是给法治温州抹黑。

  本人就以下几点质疑 ,请贵院能够公开答复:

  一、所谓的受害者王香玉 、儿媳邵香玉及儿子潘庆明多次更改口供,前后完全相反,串供迹象太明显 ,也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吗?

  1.王香玉的口供

  事发当天说“推 ”,后来3月19日用了“一拳 ”,然后又“推” ,王香玉莫非返老还童吗?事隔越久对受伤的经过记忆越清晰?描述也越详细?

  口供时间

  王香玉描述自己如何受伤

  王香玉关于在场人员的描述

  2012年1月17日

  就用手将我身上一推,我就倒在地上

  “阿*”(隔壁邻居)

  2012年3月7日

  拍了我左肩一下,然后双手往我胸部推来

  有什么人不清楚

  2012年3月19日

  一拳打在我左肩上 ,然后用双手推了我一把

  儿媳邵香玉 、季**在现场 。

  2012年8月10日

  双手抓着我的肩膀一推

  2012年12月1日

  左肩膀上打一拳,然后双手推到我胸前将我往后推去

  有些隔壁邻居,季**在现场

  2.王香玉的二儿媳妇邵香玉的2012年3月8日证言

  “王靖芳就用右拳打了我婆婆左肩一下 ,王靖芳就用双手推向我婆婆,我婆婆马上摔倒在地,屁股坐在地上。 ”

  之前 ,王香玉都是说被推倒的。自从邵香玉用了“右拳打左肩” ,然后所有所谓的证人都沿用了这个说法,串供痕迹非常明显 。

  3.潘庆明,王香玉的三儿子 ,本案“关键证人也是事发的当事人”,的证言前后完全相反,互相矛盾 ,这样的证词也能被采信?

  日 期

  关于经过的描述

  关于王香玉的伤势及送医的描述

  潘庆明对在场人员描述

  2012年1月17日

  王靖芳起来就朝我身上打,但是没有打到我。我怕王靖芳打我,我就往家里跑了。后来隔壁邻居围起来人多了 ,我出来一看,我妈妈已经倒在地上了 。

  到了17时左右,我妈妈打电话给我说自己右屁股很痛 ,我就将她送到永中的王侨医院去看了,说是骨裂。我现场没有看到我妈妈的伤势是怎么造成的。

  我当时逃到家里了,没有注意到有谁在 ,现场的隔壁邻居我也叫不上名字 。

  2012年7月8日潘庆明送公安局的刑事控告状

  王靖芳挥拳殴打受害人王香玉 ,结果受害人被推到在地,不省人事。

  潘庆明立即(中午12时)上前救护,把受害人送到温州王侨骨伤医院治疗。医生诊断为:肢体外物他伤 ,右手手腕、右臀部骨折 。

  2012年11月1日15时许

  我看到王靖芳当时是用右手拳头打了一拳在我母亲左肩上,然后王香玉整个人软了下来,摔倒在地上 。

  由于她是往后倒在地上的 ,所以屁股处就摔伤了。

  1、现场有几个邻居看到,还有几个路人看到;

  2.“季**在我母亲受伤前曾上去劝我和王靖芳不要吵架,后来王靖芳骂了季**几句 ,季**走了 ”。

  (1).潘庆明是否有看到母亲如何受伤

  事发当天,潘庆明及王香玉的证言中都明确表示潘庆明没有看到受伤经过 。

  10个月后,潘庆明的口供上却说自己看到了母亲受伤的经过 ,且能把母亲受伤的详细动作记得异常清晰,明显更改口供,谎话连篇。

  (2).关于在场人员

  王香玉 、潘庆明、邵香玉都说在场的人是几个“隔壁邻居”、还明确指出“季某某”和“啊* ” ,这是双方都承认的在场人员。

  根据季某某的笔录证言明确表示 ,季某某当时是抓着我的手,挡在我们中间,在劝架 ,也明确说本人根本没有打王香玉 。

  而奇怪的是,事隔2年之后出现的所谓证人的口供中变成了王香玉夹在我和潘庆明中间了,季某某就凭空消失了 ,只字未提有季某某这个人的存在。

  本人也提供了另一份隔壁邻居“啊*”的录音证言,证明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场,当时是午饭时间

  事隔10个月后 ,潘庆明在2012年11月1日的证言中特地加入“几个路人”,这为同天18时证人纪孔权的出场埋下伏笔。之前10个月为什么都没提有什么路人,为何10个月之后却出现了“路人 ”呢?

  二 、3位证人不可思议的主动去派出所做证 ,并非公安办案人员侦查寻访到 。纪孔权、王学堂、金光国时隔俩年后,称自己也在现场,且证言前后不一 ,互相矛盾 ,部分口供严重背离实际,且存在严重的逻辑错误。

  1. 在场人员:邻居“啊*”的一份证言证明现场无他人。也就是说,后来出现的这三个证人都是伪证 。

  2. 侦查记录:派出所出具的第一现场侦查记录 ,案发现场无其他目击证人。

  3. 纪孔权证言矛盾:证人纪孔权事隔一年后突然主动去派出所,称目睹了案发经过。第一口供谎称与本人和潘庆明都是朋友,之后的另一份笔录又说不是朋友 。第一次笔录中只字未提到自己是和王学堂一起去的 ,第二次却说是和王学堂一起去的 。

  4. 口供时间:事隔俩年后,俩证人奇迹般得在相继两天内出现在派出所主动来作证。而且口供明确指出是潘庆明多次劝说才前来。 而王学堂,一位60来岁的老人 ,在事隔两年后,依然能异常清晰的描述事情发生在农历12月24日??却说自己不记得车的颜色和什么牌子,这么大的目标!

  5. 现场还原: 事发地点是在潘庆明的奥德赛车后 ,停放在王香玉家门前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而纪孔权和王学堂均称自己是在十几米,二十几米远处看到的过程 ,他们还称门前被十几个外地人围着 ,男男女女都有 。试问王香玉身高不到1.50米,而奥德赛车高1.58米,那这俩位证人又是如何神奇般得透视过人群 ,再透视过奥德赛车子,如此详细的目睹本人用一拳打在王香玉的左肩的细节?而且他们描述王香玉是坐到了台阶上,王香玉自己却说是坐在了地上 ,如此的不一致呢?

  6. 闪现的三轮车夫:金光国称自己是在永兴一带骑三轮车为生的,但根据其证言中描述的来回路程,所收的车费和路程花费的时间与实际出入太大。

  7. 金光国父亲的描述:同时 ,本人提供了一份金光国父亲的录音资料,里面6次明确指出,金光国根本就没有骑过三轮车 ,也不会骑三轮车。说其一直在永强五溪村做旧塑料粒子作坊 。

  8. 三位证人的出场均非常的蹊跷,证言中均称是被人说服来的,潘庆明是如何找到这几个证人的?特别是通过什么关系找到已回永嘉上塘的“三轮车夫”金光国?

  9.本人的辩护律师多次提请法庭 ,要求本案证人及原告出庭质证 ,但从本案开庭三次以来, 原告及其家属以及三位证人均无一人出庭质证。

  10.判决书上说金光国对于被告和被害人王香玉,证人潘庆明的辨认笔录 ,证明其为三轮车夫,本人对于这份辨认笔录的真实性非常的质疑。

  在2013年11月11日和在2013年11月12日永兴派出所在给证人王学堂和金光国所做证言的笔录后,又做了涉案人员的辨认笔录 。其说明是“无规则地排列 ”。

  2013年11月11日 ,王学堂辨认,王靖芳7号,王香玉8号 ,潘庆明9号;

  2013年11月12日,金光国辨认,王靖芳7号 ,王香玉8号,潘庆明9号。

  这样以“无规则排列 ”的辨认对象,其他人都在变 ,为何这三人的号都不变?

  三 、 关于王香玉受伤方式和受伤时间的质疑 。

  1. 王香玉病历上明确记录“行走不慎摔伤”、“不能站立”。由此 ,王香玉是自己不慎摔倒的,且摔伤后不能站立。根据2份医生的笔录,医生也明确说都是根据病人的口述如实记录 ,并且潘庆明也是陪同王香玉一同去的医院的情况下 。

  2. 根据王香玉的病历和鉴定书显示,王香玉是右股骨颈骨折,断端移位 ,“完全骨折移位 ” 。《骨科伤病诊断治疗技巧》明确右股骨颈骨折完全移位骨折的患者受伤后是无法坐起或站立的,但案发当天下午,本人、还有另外俩位同村的证人均曾看见王香玉脚完好 、可以行走出门 ,并没有受伤。

  龙公物鉴字[2012]43号 鉴定书中提到2012年1月17日17时,王香玉在家门王靖芳被推倒。龙公物补鉴字[2013]2号也提到案发时间是2012年1月17日17时 。发生口角时间是2012年1月17日12时。鉴定书上的时间,不是法医弄错了 ,而是他很清楚,这样的伤势不是在中午12时发生口角时产生的,而是17时她自己在家行走不慎摔伤所致。

  3. 几位证人一致提到说“王靖芳是右拳打在王香玉的左肩” ,但王香玉所有的就诊病历都无任何关于左肩疼痛或瘀伤的描述 ,也无任何关于左肩部位不适的治疗记录 。70多岁的老妇人被拳击的部位能完好无损?

  四、 严重质疑一张作为轻伤鉴定依据的No.180001的X光片是否真实。

  在事发当天,也就是2012年1月17日,是否真的拍摄过一张No.180001的X光片 ,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当时的办案民警,在温州王侨骨伤医院的存档资料中没有找到号码为180001的X光片 。只找到了王香玉于2012年1月18日13:07分所拍摄的号码为:190021 的X光片若干。

  王香玉的温州市中医院病历出院记录中显示其在2012年01月17日附属第二医院拍摄过一张CR229900X片。

  2012年01月17日怎么会同时存在2张X片,一张来自温州王侨骨伤医院 ,一张来自温州市附属第二医院?

  因此,王香玉的轻伤鉴定所依据的180001的X光片是否真实存在是值得怀疑的 。

  五、 本人对王香玉的“轻伤”的结论有质疑,屡次提出要求重新鉴定 ,却都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是谁剥夺了本人的合法权益?

  3次开庭,审判长法官都明确表示本人有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 ,但是本人及律师多次书面要求重新鉴定,但是法官都未批准。问其因,他说自己问过法医了 ,说没必要重新做鉴定。

  法官为什么要剥夺本人的合法权益?又是哪个法医说不用再鉴定了呢?能让他出份书面的说明吗?那本人也咨询过很多专业人士 ,认为,这个鉴定结论是不合理的 。

  根据浙江省2003年印发的《关于〈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 和〈人体重伤鉴定标准〉有关条款的适用意见》中的适用原则中的第二点:(二) 对于伤 、病并存且伤 、病对损伤后果难以区分责任的,不作损伤程度评定 ,只作因果关系的分析;但如果能够确证暴力强度及致伤方式足以造成正常人出现同样后果的,仍可依据轻伤标准有关条款评定损伤程度 。

  王香玉符合“伤病并存 ”且是有患有Ⅱ型糖尿病和严重骨质疏松的“非正常人”。 此类骨质结构人群,未受到严重外力下即可发生的骨折。其在负重行走、摔倒、甚至卧床时打喷嚏均可出现股骨颈骨折 。而青壮年的股骨颈骨折需要有严重的损伤才会引起骨折。更重要的是本人并未对其施加外力。即使是像几位所谓的证人的证言“一拳”能够使正常人致股骨颈骨折的轻伤吗?

  六 、发生口角当天 ,王香玉的行程安排甚是繁忙,令人不可思议 。

  下表是从卷宗中摘录的案发当天所发生事情的经过:

  时间

  事 件

  12时

  发生口角

  17点

  王香玉去医院门诊,自诉不慎摔倒 ,医生建议住院

  19:30至19:40

  警察到案发现场,拍摄了王香玉受伤的三张照片(手脚都包扎。从描述来看,王香玉看了门诊之后回家了。但是照片的背景貌似是医院 ,且躺在类似于担架或病床上)

  19:45至20:01

  王香玉在派出所做笔录(此时王香玉已经是一个完全骨折移位的病人,不能站立和行走,却能到派出所做笔录 ,难道是担架抬过去的吗?难道警察执法也这么不人性化?还是另有其他内幕?)

  晚8时

  在王侨骨伤医院住院

  王香玉是完全骨折移位的高龄病人(不能站立和行走) ,在12时受伤,却能一直坚持到17时才去看医生?医生建议他住院的情况下,她却能看了门诊之后 ,还能回家接受警察的案发现场的勘察和拍照?然后居然还带着不能行走的身躯去派出所做笔录,经过这一番折腾,最后才住院?温州附二医的那张CR229900X片子 ,又是抽哪个空去拍的呢?

  七、朝中有人好办事?

  据潘庆明及其家人,在外高调宣称其堂弟在龙湾法院身居要职,在龙湾公检法中的一切事宜都能摆平 。如此一位法律界的高官亲戚 ,对于本案件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为何受冤的普通老百姓要求调查证人证言的真实性,而有关部门却多次找各种理由推诿?最后要宣判了,为什么不通知律师到庭?

  王香玉的子孙总共有三、四十人居多 ,为何3次庭审,加上最后的宣判,王香玉及其家属均无一人到庭?是他们心虚?还是不想看到被告被绳之以法?

  此案 ,如此判决 ,到底谁是真正的受害者?谁是冤假错案的始作俑者?又是谁包庇诬告陷害者?

  尊敬的院长,也许我的声音太弱,公检法的公权力太强大 ,不容置疑。本人无处伸冤,三年来一直受到公检法连续不断的压力,受到不公正的判决。巨大的精神压力不得不让我产生疑问:“法律真的是正义的吗?法治温州 ,法制中国何时才能实现? ”

  现恳请,李院长以及上级有关部门查清事实 。

  受冤者:王靖芳

  2015年2月22日

相关标签: # 香玉 # 潘庆 # 王靖 # 证人 # 本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