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雪之妃(转载)

2021-11-20 6 56jietiao

夜未央。

      华丽的宫殿里正是歌舞升平的气氛 。

      琉璃瓦 ,白玉屏 ,金碧厅柱,锦缎御榻 。骄傲的帝王高居在上,怀中紧拥着他娇媚的宠妃。

      殿下的群臣也沉浸于欢歌笑语之中 ,早已忘了日夜,不知窗外错失了几度流年。偏偏有一人正襟危坐,眼神冷然地扫视过狂欢的众人 ,妖娆的舞姬,沉醉的帝王,视线堪堪落到帝王的宠妃身上 。仿佛感应到男人的注视 ,身着华锻的妃子转过头,迎上男人的眼睛。天生的丽质,精心的装扮 ,柳眉高高挑起,几缕黑发轻搭上诱人的眼神,眼底一颗小小的红痣 ,微笑起来的双唇带着蛊惑人心的弧度 ,女人美丽得很妖气。

      两人的视线在颓靡荒废的空气中相遇,迅速地交缠之后,她笑得更加灿烂妩媚 ,他依旧不动声色 。

      她,是帝王最宠爱的妃子——荣妃。

      他,是帝王最信赖的将军——镇国将军。

      总是在多年后 ,他时时想起他们初遇的那一天,已是许久之前的往事了 。

      记忆中有落天的飞雪和层压的北风,少年的他在雪原上策马奔驰 ,那般的少年意气,畅快淋漓,却在遇到一个迷路的女孩时嘎然而止。美丽的女孩 ,乌黑的发髻上绕着华贵的金色绳结,大大的清亮的眼睛,却因为哭泣变得有些红红的 ,眼底一颗小小的红痣 ,让女孩平添一份超乎年龄的妩媚和妖娆。

      当时的他是前朝大将军的长子——上官昭,而她是前朝帝王最宠爱的女儿——安平公主 。

      就这样不期然地,她闯进了他的生命 ,从此再没有走出,像是书中描写的雪妖一样,一旦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他们就一辈子分不开了,直到彼此身心逝去。

      那个时候的他总会在清晨时分等待在她的行宫外,帮助这个调皮的公主溜出皇宫 ,共同畅玩在广阔的原野上。春天的时候,草地上总是开满了各种的鲜花 。有丁香,有迎春 ,有月季,春风带着草叶的清香掠过他们柔细的发稍,扰乱她的发髻 。他总得帮她重新编结发髻 ,然后给她发髻上插上一支半开的月季 ,却因为手拙每一次都把她的发髻变得更加混乱。可她从不怪他,她就顶着那样乱糟糟的头发,牵着他的手 ,坐在草地上,看着每一天的日落,看着那般的夕阳如血 ,看着逶迤开来的晚霞彩绢般的光影婆娑。

      有一天,她找到一根细细的红线,挽住他和她的右手小指 ,连起来 。女孩吃吃地笑着说,宫女们说被红线牵住右手小指的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一辈子哦。

      女孩大大的眼睛眨动起来,泛着朝霞的光芒。

      那个时候的她总会撒着娇让父皇准许他进宫,两个人在华墙丽宇中捉迷藏 ,一起去听太傅讲学 ,一起去听老宫女讲一些从未听说过的奇异故事 。也是在那时,听到了一个传说,说是古时候的女人临死之前会把自己右手的小指切下来 ,送给自己爱着的人。

      那样,他们的红线不是断了么?小小的她不满地噘起了嘴。

      年老的宫女笑得很慈悲,公主殿下啊 ,人都死了,哪还来的缘分呢?

      她仍是不满意,我才不会这么做呢 ,就算死了,我也要他一辈子都只记得我一个人 。

      当时的他们,偷偷握紧了彼此的手。

  安平 ,安乐祥平,帝王赋予了他的女儿太多的期待。可是,年月流转 ,人间偷换 ,只是几年,皇家的气数已尽 。

      国历112002年,敌国的军队长驱直下 ,以破竹之势攻入京城。

      当他从千里之外的南方赶回时,宫廷已经陷落。曾经的辉煌和华丽都成了破灭的碎片,鲜黄的地毯上凝结着猩红的血液 ,窗子上细细描绘的兰草被戳了无数个窟窿 。尸体,到处都是,宫女的 ,太监的,皇子皇女的,皇后嫔妃的 ,还有前朝帝王的,睁着不甘心的双眼,至死都未合上 。可是 ,没有她。

      一个残存的宫女告诉他 ,安平公主被敌国的帝王带走了。本来她也应该和其他皇族们一起被杀掉,可是就在屠刀下落的那一刻,她抬起头对着杀父的仇人 ,笑了 。她的笑,没有人能够拒绝,那样的妩媚 ,那样的诱人,嘴边还带着皇后被杀时溅上的一滴鲜血,美丽得妖气 ,就是那一刻,她俘虏了君王。

      手中握着的红色绢缎突地落到地上,上面绣着的金色的凤凰折断了双翼 ,那是他专门跑去南方订做的,想要为她披上的新娘头盖。

      再次相见,是在新帝的登基大典上 。

      她是帝王新任的妃子——荣妃。

      他是帝王新任的将军——镇国将军。

      她站在帝王身边 ,目光缓缓地浏览过下面的群臣 ,笑得很是妩媚,在看见他时,笑得愈发艳丽 。他看见 ,她的眼睛没有笑,那清亮的眼神已经不在,里面剩下的是媚惑 ,是冷酷,是仇恨。

      前朝的安平公主死了,剩下的 ,是今朝的荣妃。

      上官昭也死了,空空留下一个叫做镇国将军的人 。

      他知道他的官位是她要帝王赐予的,这个官位正是为了守护宫廷而设 ,她要把他留在她身边。他清楚地记得被赐予官位那一天晚上,皇家御花园的山茶树边,她冷冷地看着他 ,她说 ,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因为这是你欠我的,这是你们欠我父皇的!她扯下几瓣山茶花瓣 ,狠狠揉碎了,红色的液汁流出来,像握了一手的鲜血。他知道她恨他 ,她恨所有人,所有苟且偷生的人,包括她自己 。

      他的右手不自觉地弯曲了 ,他不知道那根红线还在不在他的小指上面 。

      无论郊游出巡游乐宴会,帝王的身边跟着的总是年轻娇艳的荣妃,帝王越来越听信她的言语。短短三年间 ,当初叛变前朝的臣子们大多都被荣妃以各种理由劝说帝王处死了。其中有一个将领当年亲手杀死了荣妃的母后,被扣以莫须有的欺君之罪被处以凌迟之刑,满门抄斩 。

      行刑的当日 ,帝王带着荣妃去观看整个过程。受刑的将领一直哀嚎着 ,他瞪着荣妃痛骂,你这个妖女,我咒你不得好死!荣妃娇娇弱弱地哭倒在帝王的怀里 ,不住地颤抖,引发了帝王的怜惜之情,赶忙呵护备至 ,担心她受不了这么血腥的场面。可他知道,她是如何越过帝王肩膀,冷笑着看着那个受刑的人凄惨死去的 ,她的眼中燃着烈火,比极品的牡丹更加妖艳的复仇之火 。

      也有朝臣曾经进言,让帝王远离前朝的未除之根 ,莫让后宫妃子干扰朝廷。第二天,一道圣旨,那个臣子被赐毒酒自尽。临死前 ,臣子愤然留下遗书 ,上书,此妖姬一日不除,本朝无太平也 。

      至此以后 ,妖姬的名声传开了,她成了前朝皇族留下的鬼魅,阴魂不散地吞噬着当今的朝堂。

  夜凉如水 ,檐下挂着的灯笼在秋风中流下红色的眼泪。

      他站在寝宫外看守,这是他的职责之一 。他天天看着帝王拥着她走进那帷幕低垂的宫殿,然后用午夜的冰凉麻木自己的知觉。也总是在午夜时分 ,荣妃会一个人走出寝宫,坐到离他不远的栏杆上,黑黑的长发披散下来 ,遮住她的表情,他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不知道她是哭 ,还是在笑 ,他觉得冷起来。

      两个人的空间,总用来彼此折磨 。

      她沉默,他也沉默 。有时她会走到他的面前 ,定定地看着他,并不说什么,只是伸手抚上他的眉头。顺着脸颊的轮廓慢慢下滑的右手洁白得近乎透明 ,微微颤抖着。月光渗进她的眼眸,在那一刻她变得脆弱无比,所有的悲伤和痛苦都映在她的眼睛里 。他想拥住她 ,但是他的双手无法动弹。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最后总会以她的离开来结束。他知道,等到太阳出来时 ,她就又是那个妖艳而狠毒的荣妃了 。

      右手的小指突然疼痛起来,像被细细的线勒了进去,再进去。

      第二年的冬天 ,荣妃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公主 ,帝王大喜,下令大赦天下,连续一个月 ,宫廷都处于狂欢之中。荣妃抱着孩子,偎依在帝王身畔,笑得幸福至极 。

      就在一天皇后到荣妃宫去做了例行的探视之后 ,初生的公主再也没有了哭闹声,有人扼死了那个小小的孩子。荣妃看到孩子的尸体后就晕倒了,几日未醒 ,好不容易让太医把她医醒了,她又整日地哭泣,悲哀欲绝。帝王震怒了 ,不顾群臣的反对,把皇后打进了冷宫 。

      长发披面的皇后被侍卫拖进冷宫时还在大喊,不是我做的 ,不是我做的!荣妃 ,你这个卑鄙狠毒的女人!

      没过两天,传来了皇后在冷宫服毒自杀的消息,据说她死的很难看 ,眼睛都鼓了出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死之前还在骂着什么人。帝王闻讯 ,也觉得有些难过,厚葬了皇后。

      从此,荣妃成为皇后 ,从荣妃宫搬到了皇后居住的芙蓉宫 。

      芙蓉宫内种满了各样的花,冬天时,庭院内开满雪白的梅花 。就在夜晚时分 ,他看见她穿着白色的衣裙坐在长廊的栏杆上,赤着两只脚,在空中摇来摇去。看到他 ,她微微一笑 ,将军大人,陪我来坐一坐吧。他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坐到她身边 。她靠上他的肩膀 ,就像多年前一样自然,她的长发垂落到他的手上,有些冰凉。

      你知道么?她死了 ,我的孩子死了。她喃喃低语着 。

      是我自己把她杀了。

      他的身体微微一颤,早已知道的答案却在亲耳听见时有了真实的,震撼。

      她的脖子好细 ,好软,我根本没有用什么力气,她也没有挣扎……可是我知道 ,她在喊,她在叫,她说 ,母亲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荣妃说得激动起来,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服 ,仿佛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抓住一根偶遇的浮木 。

      皇后也是我杀的,她死之前还在骂我,她说我是妖怪 ,她说我不得好死。我是妖么?我是么?我是人啊……不是么?

      荣妃紧紧抓住了他的臂膀,深深看向他的眼睛,期待着他的回答。

      没有回答 。

      带我走 ,带我走!昭!带我走!几乎是乞求的,她突然大声地喊叫出来,红色的泪痣颤抖着。他紧紧抱住了她 ,他知道他们的灵魂在慢慢腐烂,被蛀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空洞,再也不能回到原来的整体。他安抚着她 ,就像多年前每当她伤心时 ,他做的那样 。他说,我在这里,我在你身边 ,冰洛,不要害怕,我在你身边 。

      猛地 ,她的身体僵硬了,她推开了他。

      冰洛?她重复。

      冰洛?她再重复 。

      安平公主赵冰洛?她笑了。

      没有冰洛,没有……我是荣妃 ,我是皇后。

      没有冰洛 。

      她幽幽地转身,走向芙蓉内宫。她的背影洁白纤细,柔弱而无助 ,芙蓉宫像是张开了大口的野兽,用黑暗将她慢慢地吞噬。

      他看不见她右手上那根红线是否还在 。

  历史总是重复地上演,112009年发生的事情和112002年的事情没有什么很大区别。

      没有到六月芙蓉开放 ,边疆叛乱 ,叛军只在一月之间兵临都城。帝王的荒废早已使国力亏空,军队脆弱,即使关上城门也守不了几天 。宫廷里面已经哭闹成一片 ,嫔妃,宫女,太监四处逃亡 ,曾经辉煌的帝王蜷缩在龙椅上,不住地颤抖。

      都城攻破后,镇国将军投靠了叛军 ,之后又有许多臣子将士也投降了。叛军迅速占领了都城,当场处死了帝王,而皇后 ,那个在民间声名狼藉的女人,叛军首领,下一任的新帝决定在登基那天将她处斩 。监斩官一职 ,新帝当场就派给了前朝的镇国将军上官昭 。

      新帝登基那天 ,天气特别的好,阳光普照大地,池塘里的芙蓉争先恐后地开放了。她从牢里走出来 ,穿着雪白的囚衣,乌黑的发披散在身后,覆着的是一个流年似水的影子。她被押解着 ,穿过大街小巷,她面容平静,神态娴雅 ,仿佛不是去送死而是去参加一个宴会似的 。人群有些骚动,有人向她丢石头,看 ,就是这个妖女!石头砸上她的额头,几丝鲜血,淌了出来 ,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继续向前走去。

      来到刑场前,她看见了他,他看见了她。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 ,紧紧交缠,谁都不肯移走目光,怕失去了最后的时光 。

      就在那时 ,他想冲上前去,紧紧抱住她,带她离开这里 ,就算赔上全家一百二十条人命他也在所不惜。然而,她比他更快地行动了。她猛地推开身边的士兵,向他冲了过去 ,在围观人群的尖叫声中,她拔出了藏在怀中的一把匕首,猛地砍下 。

      一截断指 ,纤白的 ,柔细的,右手的小指,落在了他的面前。

      赶上前的士兵捉住了她 ,夺过她的匕首,死死地压住她。她的右手不住地滴着血,染红了她洁白的衣袖 。她抬头看着他 ,突然地,大滴的眼泪落出了她的眼眶,滑下她的脸颊 ,模糊了那颗红色的泪痣,落到地上混在鲜血之中,分不出她流下的是泪还是血。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的清亮透明 ,眨动时,泛着朝霞的光芒。

      不知道后来是怎样了,他忘记了很多事情 ,他只记得她的眼睛一直看着他 ,她美丽的头颅离开身体时,也一直看着他 。

      他知道她在对他说话 。

      她说,忘了我吧 ,我们的缘分已经尽了。

      红线已经断了。

  史书上这么记着,国历12009年12月,边疆告急 ,新任将军上官昭主动要求边疆防守,一年后,战死 。           

      他死去之后 ,他的部下为他收拾遗物,在他身上的胸口处找到一个红色的包裹,好奇之下 ,他们打开了那个包裹。红色的高级绢缎质地,用金色的丝线细细绣着美丽的凤凰,像是新娘戴着的头盖 ,层层地打开后 ,他们看见的是什么重大的秘密?

      一截白骨,很细的白骨,女人小指的大小 ,温柔地躺在猩红的缎面上,像是很久以前它们就已属于彼此。

      很久之后,他的部下也还常常谈起他 。特别是在他身边的战士 ,总记得他战死那一天的情景。

      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雪,而他在临时之前还在微笑,目光投落到不知名的地方 ,仿佛看见了什么世上绝美的风景。

      他们至今还在猜想,上官将军当时看见的究竟是什么?

      他看见的是什么?

      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

      是妖啊,是那个从他第一次见到她 ,就注定了一生纠缠的美丽雪妖 。

      他看见的,是那片白茫茫的飞雪,一个美丽的女孩站在雪地中 ,乌黑的发髻上绕着金色的绳结 ,清亮的双眼,眼底一颗红色的泪痣,盈盈地对他微笑着。

      那个时候 ,他们还年少。

      一样的无知,一样的纯洁 。

      他们以为手指的红线牵牢了,就是一辈子的事。

  PS:大傢好 ,小女子初來乍到,希望在這裏安個傢,就先把自己最心愛得一篇文章髮暸上來 ,是轉載。這是我迄今看過最唯美得文章,妳隻得一看得!~

相关标签: # 帝王 # 皇后 # 上官 # 前朝 # 知道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