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版务处理]请教一下诸位天涯斑竹:))

2021-12-19 16 56jietiao

本月6号我在本版帖出的《冷夜寒星》一文 ,11号被“长江网 ”“文摘”转载,我想,被转载原本不奇怪 ,令人不解的是 ,版权怎么一下就成了人家的呢?:)送他们网络强盗的帽子似乎太大,不知他们注明来自“天涯”就可万事大吉了?想就此事问一下亲爱的天涯版版 。:))

  

  首页 >> 文摘 >>正文

  [散文]冷夜寒星

  2006-01-11 09:15 天涯社区 毕四军

    冬季的夜空,北斗星已不再是主角。如果虚无也是一座舞台的话 ,这头懒惰的“大熊 ”就总是在午夜才肯出场。这时,尽管“猎户 ”奥利翁正牵着他的“ ”,和“双子”“金牛 ”们玩兴正浓 ,但我所认识的绝大部分同类却早已睡去 。“肃肃宵征,抱衾与?” 。咏诗的古人在叹息:?命不犹!

    这又何必呢?一向被我们认为较为超脱的先秦古人,也不过如此。冬季里 ,一些人注定看不到北斗星,可他们有美梦;我终生看不到南十字星,活该我降生在北半球。有美梦者 ,自然不知冬夜的美;我生在北半球,却能与前人共赏北斗 。幸福的人们,好好睡吧 ,待你们在阳光下奔波时 ,吾自有美梦。白天有人修铁路,晚上也总得有人开火车,连同候车室里的旅客 ,--男的女的,穷的富的,高的矮的 ,肥的瘦的,俊的丑的,尊贵的 ,卑微的,手脚残废的--你们外出打工,还是探亲求学?是旅游返乡 ,还是出去躲债?一个个看似命运不同,可谁能逃脱忙碌二字?估计十年,或几十年以后 ,我和诸位就都不用忙碌了。这才是真正的命运 ,谁也无法改变,谁都无法逃脱的命运 。没有谁的美梦会做的太久,一如没有谁会永远的忙碌 ,只有那“?彼小星”,不论千年之前还是千年以后,依然像个勺子。

    真的 ,此时无须仰视,只要肯面向北方,即可看到那个“非物质 ”的勺子。我以一个人尚还存在的名义再次确定:公元2005年12月25日23点30分 ,那个亘古的大勺,正垂直悬挂在寒冷的夜空 。勺柄直插地平线,勺头却傲立宇宙 ,若把它比做一幅画,我简直想象不出它有多大,不!这幅由七颗恒星构成的图画不可丈量 ,就如同犹太人说的上帝不可试探。它虽不比星相家的图示更清晰(星与星之间的距离较大 ,第四颗星较模糊),但它比一切真理及一切伪真理都令我坚信不疑,也远比哪怕最漂亮的女人都令我心旌荡漾。这严冬的黑夜是何等的神奇 ,驱逐光明,憎恨温暖,拒绝一切鸟语花香 ,却送来更广袤,更深邃,更宁静 ,更真实,更憾人心魄的美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此刻的心境就如同天边划过的一道流星 ,虽绚丽神奇妙不可言,却不可多得。陀斯妥耶夫斯基说,“美能拯救世界”。假如这是真理 ,又碰巧这世界确需拯救的话 ,我倒担心我们抓不住美 。美永远离不开丑,没有丑反衬的美又何以称美呢?更何况最值得人们骄傲的事情之一,就是丑美不分兼香臭不知 。以此类推 ,陀氏之言不难被证伪。

    一列远道而来的火车,以一道耀眼的贼光开路,轰隆作响地进站了。带轮子的柴油机拖来山西的煤炭 ,东北的木头,还有四川的锰铁,它给人们送来大把的财富 ,同时也给这弹丸之地送来一片白昼般的光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可是 ,有谁能真正读懂诗人的箴言?君不见满天的星辉,璀璨的夜空,连同最勇敢的--英仙座--珀尔修斯 ,竟被一束人为的灯光轻易夺去。

    荷马 ,你这最伟大的瞎子,人神善恶丑与美,你莫不心如明镜;而我 ,哪怕头枕过你的《伊利亚特》《奥德赛》,也难保我明亮的眼睛不被一架机器所遮蔽!我为之悲凉,但我并不惊诧。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假做真时真亦假 。潮湿的眼睛穿越惨白的光,去遥望那黑色的苍穹 ,我仿佛看见越来越多的瞎子,正煞有介事地照镜子……

    这会儿,时针刚过零点 ,某个从不作弊的怪物已我扯进了26日;而雅典时间,应是25日的傍晚吧。这座以雅典娜的名字所命名,以盛产哲学家而闻名于世的城市的人们正在欢渡圣诞 ,稍后几个小时 ,会有人像我一样值夜班,也会像我一样看星星吗?古希腊人在那七颗星周围发现一头大熊(座),而我们却看到一把非常形象的勺子。我差不多在儿时就知道有这样一把大勺子 ,许是我娘告诉我的,但更可能是我二哥告诉我的,他说沿勺子头部的两颗星往北延伸五倍 ,就是北极星 。北极星是帝星,别的星总是围绕它转,可在西方人眼里 ,那只是小熊(座)的尾巴。每逢春节,总有人拿“三星高照 ”来说事,“福禄寿”在吾民眼里实在重要 ,就连酒徒们猜拳也大嚷高照 、高照!而自由浪漫且崇尚英雄的希腊人,却把那并排成行的三颗恒星看做猎户(座)的腰带。东西方人的思维是多么的不同!然而,他们的行动又是多么一致 ,从未通过任何信息的人们 ,虽天隔一方,却各自执著地观察、研究那满天的星辰 。茫茫的夜空诱发了他们无尽的畅想,永恒的宇宙令他们看清了人生的短暂 ,更激起他们狂热的求知和探索。两千六百年前,泰利斯夜观天象,竟破天荒地提出水是世界的本原 ,可爱的哲学家有一次只顾抬头望天,一下跌入水坑;同一时期,东方古老的土地上也有人唱着“七月流火 ,九月授衣”的歌谣,“火 ”是指夏季夜空里天蝎座中的一颗星,“流火”即它西移下坠的过程。古人们仰望着 ,猜测着,演算着,遐想着……最后 ,他们一致认为星辰是神 ,是人,是动物,并赋予它们名字 ,以及或悲或美的传说 。同是一个月亮,希腊人说月神是射死情人的阿尔忒弥斯;我们却说广寒宫里有一个背叛爱人的嫦娥 。她们爱男人,偏又不能厮守 ,两位毫不相干的女神竟有着如此雷同的命运!在这方面,人类真是无师自通,尤其古希腊人 ,他们简直把整个人类的想象力都透支了,以至于聪明圆滑但精神贫瘠的后人只好阉割神话、扼杀神话了。如果说,古人的不同思维造就了文化的不同;那么 ,他们的共同之处又是什么?除了人类自身的先天的神性,我想不出别的什么。

    想知道人类的渺小,何必仰望星空 ,去翻翻历史就足够了 。--这话是谁说的来着?可是 ,他似乎犯了逻辑上的错误,至少也有误导读者之嫌。仰望星空者,未必就一定知道人类的渺小;更重要的是 ,一些人并非想知道人类的渺小才去仰望星空。比如,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

    现在,已是凌晨三点 ,屋外又静了下来,而北斗七星也完全占据了偏北的上空。我再次用棉衣皮帽把自己扮成木乃伊,第N次寻找大熊(座)的轮廓。然而 ,活着的木乃伊虽伫立良久,却还是仅看到那永恒的大勺 。是我眼力不济,还是我的思维有问题?奇怪的是 ,我非但不抱怨我无可救药的僵化意识,竟疑心希腊人从未用过勺子。这猜想固然无赖透顶,却让我陡生一股冲天的豪气:一个值夜班的男子与古人仰望一座星辰 ,吾何其幸福;三千年后 ,有孩童儿遥指北斗大呼勺子,我们的目光共聚一处,吾又何其长寿呵……而此时 ,大勺的柄已明显偏东,第四颗也越发明亮起来,愚蠢的感知使我相信它正以倾斜的姿势奔向地球 ,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这突如其来的方向感,让我吓了一跳,所谓东南西北 ,不过是自诩聪明的人类所发明的玩意儿,虽放之四海皆而准,若放之宇宙还准不准呢?

    曾有朋友给我出过一个智力题 ,说一个人在某地往南行走了二百米,再往东走了二百米,然后又往北行走二百米 ,然而他却回到了起点 。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说除非他走斜线 ,否则这不可能。他说世界宇宙之大,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何不再想一想呢?一刻钟后 ,我才恍然大悟--这个人的出发点和终点均是地球的北极点。可是,假定一个人在虚无里行走,他还会有方向感吗?或者说 ,我们站在北斗星上看北斗,那该是怎样的一幅图案呢?人的想象力还远没有被穷尽,只是这类的问题想与不想也无甚意义 。人类向天外移民的计划 ,压根儿不能指望,亚伯拉罕 、丢卡利翁,及三皇五帝的后后裔会证明:人类将去的地方 ,亦是人类所要抛弃的地方 。因而,即令我的心灵像雅典娜一样聪慧,眼睛像雅赫维一样明亮 ,我猜我得到的也不会比我失去的多 ,那样看到的星辰就不是千百颗而是千万颗亿万颗,也就没什么图案可言了。

    一个人倘把什么都看透儿,怕也不美吧。所幸我虽穷极目力 ,这冷夜里的寒星也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了 。原来,东方地平线上,启明的金星已悄然升起……

                     (责任编辑:吴敏)  

  搜索引擎:

  汽 车 | 手 机 | 房 产 | 生 活 | 明 星 | 时 装 | 留 学 | 女 性 | 宠 物 | 星 座 | 笑 话

  长江互动传媒网 武汉综合新闻网站

  版权说明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长江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相关标签: # 勺子 # 他们 # 人类 # 希腊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