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段琪桂与广发的奇冤(转载)

2021-12-23 20 56jietiao

  望官员解决段琪桂悬案 段琪桂诉广发超礼公司详情实录

  泰琪峰的千古奇冤 2010-01-30 11:42:47| 分类: 段琪桂的冤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大

  中

  小 订阅

  泰琪峰的千古奇冤

  泰琪峰大厦雄踞于上海中心城区淮海中路 ,徐家汇路鲁班路口,地处上海最具发展潜力且已成建设规模的区域。泰琪峰占地6300平方米,由25层涉外星级办公楼 ,28层高级公寓及4层裙楼组成,总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 。该大厦现在市值约十亿多余万元。段琪桂为外方股东,拥有该大厦95%股权 ,中方股东为卢湾区建设发展总公司占5%股权。该大厦完全由段琪桂自筹资金投资建设 。

  泰琪峰的千古奇冤 - 永远中国心 - 爱国华裔企业家段琪桂女士的千古奇冤

  于1997年8月18日与广发银行王志伟副行长签订置换协议书。段琪桂的泰琪峰大厦置换给广发银行香港超礼公司(下简称:广发超礼)。广发超礼将其青岛的金富大厦 ,富捷城的全部股权置换给段琪桂 。段琪桂按协议书规定执行,将泰琪峰转给了广发超礼所有,而广发超礼却一再违约 ,没有将青岛的金富大厦和富捷城转给段琪桂 。

  于1999年5月7日王志伟行长写备忘录给段琪桂,写明:他们的股东对物业置换意见不统一,因此失约。备忘录承若于1999年5月31日前办理置换移交手续 ,否则由广发超礼负责经济赔偿。

  泰琪峰的千古奇冤 - 永远中国心 - 爱国华裔企业家段琪桂女士的千古奇冤

  第二天(5月8日)段琪桂回中山与澳门银华公司负责人在中山富华酒店二楼会议室商谈还款事宜(泰琪峰工程尚欠澳门银华公司美元221.85万) 。银华提出该欠款的利息率按22%计算,要按半年踏息重复计率,这样计算:该笔欠款4年的利息约人民币5000多万元。段琪桂不同意这样的高利息。会议在僵持之中...... ,中山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冲进会议室将段琪桂带到该酒店344房软禁起来,段琪桂问他有什麽法律手续,这位副局长指着自己的脸说:我这张脸就是法律!只要你马上还钱给银华公司 ,就马上放你回家 。

  段琪桂失去了自由80多天,但她仍不同意5000多万元的利息。软禁的第83天,中山检察院把她押送到中山市看守所 ,开始了她7年的铁窗生涯。这期间 ,她被中山市中级法院认定贪污,侵占罪,两次判处死刑 。于2005年广东省高法改判有期14年。 2005年7月 ,段琪桂又被准予监外执行回家。

  一件清楚明白的债务纠纷案被广东司法当刑案来追究办理 。其目的就是因为帮澳门银华公司追讨高利贷,由于目的未达到,所以谋财害命。

  这是一件千古奇冤。这是一起经债权人精心策划 ,串通司法,利用职权,通过载脏问罪 ,颠倒事实,编造莫须有的罪名,置债务人与死地而达到向债务人掠夺财产为目的地旷世奇冤!

  备注:被广东司法认定段琪桂贪污侵占了的上海泰琪峰已经是上海广发银行大厦 。而应该属于段琪桂的青岛金富大厦和富捷城股权在段琪桂身于铁窗时 ,早被广发超礼公司卖掉了 。

  按语 1:这是广发超礼公司赖账的事实。

  2:这也是广东司法腐败,谋财害民的事实。

  千古奇冤,苍天有泪!!!

  1992年 ,中山市中旅集团董事长刘桂稀投资开办的澳门银华公司与上海卢湾市政建设公司合资设立了上海华兴房地产公司 ,共同开发上海徐家汇路打浦桥60号地块 。银华公司占95%,卢湾市政建设公司占5%。同年,澳门银华公司出资221.85万美元支付了土地出让金 ,但剩余1000多万美元出资额迟迟不能到位,二年来该房地产项目一直无法启动。

  94年5月,刘桂稀委托曾任中山中旅集团部门经理、后辞职经商的段琪桂到上海 ,帮助澳门银华公司处理上海华兴公司的业务 。二个月后,段琪桂与上海万国房地产公司达成协议,由万国公司收购华兴公司打浦桥60号地块的土地使用权。不料时隔数月 ,万国公司又因故终止了收购协议。

  打浦桥60号地块再次晒起了太阳,政府多次发函催促尽快开工,但这时澳门银华公司去意已决 ,不想再续投资 。刘桂稀与段琪桂商量再三,决定由段琪桂的澳门泰琪公司收购这个项目,等房子造上去后 ,再还钱给银华公司。95年1月6日 ,澳门银华公司与澳门泰琪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紧接着上海华兴公司原董事会解散,段琪桂组建了新的公司董事会 ,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上海华兴房地产公司更名为上海泰琪房地产公司。但由于当时房地产政策方面的原因 ,公司没能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只变更了公司法人代表变更 。

  掌管公司后,段琪桂先归还了澳门银华公司一千余万元 ,紧接着筹资动迁与开工。经过二年打拼,建筑面积达五万平方米的“泰琪峰”大厦终于矗立在打浦桥的南北高架旁。但段琪桂尚欠澳门银华公司221.85万美元投资款未归还,这为她后面的人生埋下了致命的隐患 。

  97年6月 ,经澳大利亚商人西西里居间,香港超礼公司开始与段琪桂洽谈收购泰琪峰大厦 。8月8日,广发银行副行长兼超礼公司董事长王志伟和段琪桂签署了一份协议 ,协议主要内容为:

  一 、香港超礼公司将其投资的青岛富捷城与金富大厦两个房地产项目与上海泰琪公司的泰琪峰大厦项目进行资产置换 ,泰琪峰全部产权换75%~78%的富捷城及65%的金富大厦产权。

  二、香港超礼公司已投入富捷城与金富大厦两个项目的资金为人民币13800万元。除产权置换外,香港超礼公司另支付上海泰琪公司现金19010万元 。

  三、香港超礼公司支付1000万元后,开始逐步行使上海泰琪公司全面管理权。双方各自负责项目后续工程建设款;双方概不负责在置换前后发生的一切债务。

  协议签订后 ,段琪桂首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上海泰琪公司的股东实为自己,但名义上仍为澳门银华公司 ,这给资产置换带来不少麻烦 。于是,段琪桂到中山向刘桂稀说明了情况,97年8月21日刘桂稀给段琪桂签署了一份全文为“兹授权段琪桂小姐代本人签署澳门银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关于上海泰琪房产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的合同书及董事会决议(向上海外资委报批所需的有关文件) ”的授权书。(授权书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2002公物证鉴字第2801号)鉴定,系刘桂稀本人签署)。之后 ,澳门银华公司与段琪桂签订协议,将澳门银华公司所拥有的上海泰琪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段琪桂的香港泰琪公司,并正式向上海市外资委申请办理股权变更手续 。1997年9月17日 ,段琪桂再次去中山与刘桂稀等澳门银华公司负责人见面,就归还该公司原投入上海泰琪公司投资款的问题签订了一份会议纪要。

  香港超礼公司与上海泰琪公司的置换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超礼公司二个月内向上海泰琪公司支付了5510万元。就在这时 ,双方发现了原协议存在的一个重大错误 。协议一方面规定香港超礼公司将富捷城与金富大厦的产权转让给上海泰琪公司 ,另一方面又规定上海泰琪公司将本公司的管理权全部交给香港超礼公司,这等于说香港超礼公司不仅得到泰琪峰,最后还把富捷城与金富大厦又收了回去。这是万万不行的,1997年12月11日双方重新签订了协议。这次的协议内容改为香港超礼公司收购香港泰琪公司全部股份 ,收购款折合人民币32810万元 。超礼公司给付的富捷城与金富大厦产权折合人民币13800万元,差额部份以现金支付,最迟于1999年12月10日前还本付息 。依照这份协议 ,香港泰琪公司作为香港超礼公司的介质,使香港超礼公司获得了上海泰琪公司95%的股权。1998年5月6日香港超礼公司全面接管上海泰琪公司,不久泰琪峰更名为广发银行大厦。8月5日上海泰琪公司向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法人代表变更登记 ,由广发银行副行长王志伟出任公司董事长,至此,上海泰琪公司实际上成为广发银行属下的子公司 。

  上海泰琪公司易主了 ,但富捷城与金富大厦却迟迟没交给段琪桂。98年底,段琪桂派人去青岛了解情况,听到的情况不免令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那两个楼盘早在1996年底就已经停工 ,青岛政府管理部门还发了限期开工的通知 。更可怕的是 ,项目的股东之一对香港超礼公司转让项目股权还存有异议。这下段琪桂恍然大悟,怪不得超礼公司在协议中几次三番回避交付富捷城与金富大厦的具体日期,也怪不得超礼公司规定给付75%~78%的富捷城产权而不能确定。这还了得!段琪桂不断地往广发银行跑 ,不拿到富捷城与金富大厦她寝食不安 。终于,99年5月7日,超礼公司董事长给了一个具体的交付日期 ,并且为此专门签订了一份备忘录,备忘录说“香港超礼公司将富捷城与金富大厦两个项目的全部出资额转让给段琪桂的手续一直未办理。原承诺在1999年4月内办理此手续,现又已逾期。未能如期办理上述手续的原因是公司的一个股东还未签字 。双方约定于1999年5月31日前办理上述手续 ,若到期未能办妥手续,将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怀揣着备忘录,段琪桂兴高采烈地应邀去中山 ,与澳门银华公司继续商谈还款事宜。1999年5月8日上午,段琪桂带着两位副总经理来到中山中旅集团属下的中山富华酒店二楼会议室,会议一开始气氛就显得紧张 。银华公司要求段琪桂归还本金221.85万美元及利息5000多万元人民币 ,段琪桂则同意还本 ,但对高额利息提出异议,双方僵持了近一个小时 。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 ,走进两男一女三个人。来人是中山市人民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径直走到段琪桂面前说跟他们走一趟。段琪桂随来人下楼上了一辆面包车,可她不曾料到面包车在大街小巷转了一圈 ,又回到了富华酒店,把她带到了酒店344房间,紧接着房间门口出现了二名酒店保安把守出入 ,房间的电话被撤掉,段琪桂的手机也被收缴,她失去了对外的一切联系 。

  几天后 ,段琪桂的姐姐被叫到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对她说,段琪桂在富华酒店谈还款的事情 ,只要还了钱她就能回家。5月14日 ,段琪桂在富华酒店收到澳门银华公司的 ,信中说“请你速与超礼公司联系,以解决我方投入上海泰琪房地产公司的资金偿还问题。”随后 ,经办案人员同意,段琪桂给超礼公司写了一封要求尽快交付青岛房地产股权的信,未获回音 。

  1999年7月29日 ,在段琪桂住进富华酒店344房间的第83天,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宣布对她实行拘留,理由是涉嫌贪污 、挪用上海泰琪公司公款。段琪桂从富华酒店被带到中山五桂山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 ,段琪桂一方面忙着为自己申辩,一方面惦记着向超礼公司要回富捷城和金富大厦 。眼看着5月31日早过了,香港超礼公司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澳门银华公司也急了 ,派人找到超礼公司负责人,谁知得到的答复却是他们不欠段琪桂的钱。时间转眼到了2000年12月,段琪桂经办案人员同意给超礼公司写了  ,由原上海泰琪公司副总经理樊天辉专程送到位于广州农林下路的广东发展银行行长办公室 。这封信仍如石沉大海。

  2001年3月5日 ,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段琪桂死刑。法院认为段琪桂假冒刘桂稀的签名伪造了股权转让协议,将上海泰琪公司的股权非法转让给自己开办的香港泰琪公司,从而贪污了银华公司原投入上海泰琪公司的资本金221.85万美元及上海泰琪公司的“应有利润 ”3200余万元 。死刑判决书没有提及那份经公安部鉴定过的刘桂稀的授权书 。

  段琪桂整个人一下子跌入了无底深渊 ,好几个星期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个判决是真的:“明明将股权转给我的,怎么一下子变成贪污了?不要说富捷城和金富大厦到现在还没拿到,就算拿到了也不知赚不赚钱 ,什么叫贪污‘应有利润’呢?”但绝望中段琪桂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她依然想着办案人员说的一句话,只要还了钱就能回家。对 ,要抓紧向超礼公司要青岛的房产,要到就没事了!段琪桂身处随时可能会被执行死刑的险境,一边据理上诉 ,一边聘请香港律师和国内律师分别发函给超礼公司,准备与他们打官司。

  在香港打官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香港属于英美法系,英美法系的主要特点是法律没有规定的成文形式 ,很少找得到我们概念中的××法第几条、第几款。他们实行“遵循先例”原则 ,只要案件的类型相同,以前怎么判的现在就怎么判。同时,他们实行当事人主义辩论制 ,开庭时主要由当事人自行辩论,而辩论的主要依据是“判例 ”,最后法官以归纳法进行推理判决 。在这样的体制下 ,当事人不请大律师代理出庭是不行的,法院不收费,但律师收费就厉害了。律师以小时计费 ,从收集资料、写文件到上庭辩论,少则几十多则几百个小时,一场官司下来十几二十万律师费还算少的。财大气粗的被告有一个惯用的战术就是拖延时间 ,拖它个三 、五年,开它个七 、八次庭,耗到原告付不起律师费而乖乖撤诉 。

  段琪桂同样面临付不出律师费的窘境。就在她心急火燎之时 ,香港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了解到了她的情况 ,十分同情她的处境,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05年5月29日,段琪桂委托香港律师发出了第一份告超礼公司的文件 ,她与超礼公司之诉正式打响 。

  2005年7月上旬的一天,段琪桂终于等来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判决书不长,只是将原审所定的贪污罪改为职务侵占罪 ,将刑罚从死刑改为14年有期徒刑,同时维持原审所作的追缴4403万元归还澳门银华公司的判决。判决书下达没几天,一纸准予监外执行的通知书又送到段琪桂面前 。看着这两份法律文书,段琪桂又喜又愁 。喜的是从此走出死亡阴影 ,并可以自由生活。她觉得不管高院判得对不对,欠银华公司的本金总是该还的,可到哪里去筹这笔钱呢?这又令她十分发愁。

  动荡不安中两年一晃过去了 。07年3月29日 ,段琪桂终于等来了香港高等法院第一次开庭。超礼公司聘请的律师是香港很有名的夏佳理律师事务所律师、Anthony大律师,还有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可谓气势凌厉。超礼公司的代理律师围绕以下几点展开抗辩:

  一、本案的十几名证人都在大陆 ,所以诉讼应在大陆进行 ,香港法院不应受理 。

  二 、超礼公司由于联系不到段琪桂,因而无法交付青岛房地产项目。

  三、超礼公司为避免政府收回土地,自己把青岛的楼盘盖了上去 ,所支出的建筑费用已抵消了段琪桂在青岛项目中应得的利益。

  四、段琪桂隐瞒了上海泰琪公司的债务,上海泰琪公司究竟有多少债务目前还不清楚, 实际债务可能超出协议金额 。

  段琪桂的律师觉得以上问题不值得一辨,因为早在2000年段琪桂就书面告知超礼公司 ,全权委托原上海泰琪公司的副总经理樊天辉 、余建国与他们接洽有关青岛项目的交接问题,广发银行行长办公室收信的收条可以证明。由于段琪桂身陷临囹圄,超礼公司自己将富捷城造上去并销售一空 ,金富大厦项目也转卖给了他人,虽属违约,倒情有可原。现在段琪桂出来了 ,原定给她的楼盘不能物归原主,而且还要跟她算建筑费,其中的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但无理的是超礼公司列出了一长串债务清单 ,金额高达近2亿元 ,这让段琪桂的律师有点觉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段琪桂请来上海律师和会计师会诊,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理清了这一大堆数据。发现其中有的属于错计或重计 ,有的则为无中生有,超礼公司所列的一笔929万元借款引起了段琪桂的深深叹息 。

  98年2月15日,西西里向超礼公司董事长借款75万美元 ,连本带息折合人民币929余万元 。借款合同规定,借款用于购买美国某公司退役舰船,经营所获利润由借贷双方按一定比例分配。这份借款合同有一处不合常理的地方 ,就是合同还规定由借出方超礼公司代借入方西西里与美国某公司签订购船协议。此外,借款合同只有私人签名,没有公司盖章 。

  同年9、10月间 ,王志伟告诉段琪桂有笔借款可能出问题,希望段琪桂能帮忙。两人有下面一段对话:

  王:你先同意在超礼支付给你的款项里作抵扣,这事先帮我过一下 ,其它方面能支持的我会支持你。这笔借款我会追的 ,追多少平多少 。

  段:那万一追不回来怎么办?

  王:假定追不回来,我会逐渐消化掉。我不会真的要你绝对把它背过来,我们会通过这个项目把它消掉。

  段:硬要在泰琪峰里消化掉这笔数字有蛮大难度的 。

  王:慢慢消吧。现在主要是时间上先盖住 ,时间拖得越长,利息越多,主要是这个问题。

  这次对话后 ,段琪桂在超礼公司给她的两份文件上签了字,一份是借款人民币929万元的申请,另一份是借款合同 。这份借款合同同半年前超礼公司与西西里所签的借款合同的内容完全一致 ,连落款日期也一样,只是借款人将西西里换成了段琪桂。谁料事隔九年,突然旧账重提 ,把这笔帐算到了她头上,不能不令她大吃一惊。

  段琪桂与美国没有任何联系,更从不知什么美国船舶公司 。这几十万美元到底给谁了?什么时间给的?她全然不知 ,怎么到头来要她承担这笔债务呢?堂堂大公司的诚信哪去了?段琪桂想不通 。

  可你还别说 ,大公司有时还真会出些小问题。05年,超礼公司参股的广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因赖债被广州开发区法院裁定破产。06年6月1日,超礼公司被广发房地产公司申请执行 。08年3月1日 ,广东粤财投资控股公司起诉超礼公司,广东高级人民法院因联系不到超礼公司而发公告送达开庭传票。超礼公司怎么了?

  07年4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作出判决 ,决定受理段琪桂诉超礼公司一案。超礼公司不服判决,第一次上诉 。

  07年8月8日,香港高等法院再次开庭 ,超礼公司没提出什么新证据。8月22日法院作出判决,驳回超礼公司的上诉。超礼公司再次上诉 。

  08年6月3日,香港高等法院第三次开庭 ,这次超礼公司以一个新观点作为突破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超过二年不提起诉讼 ,并且没有中止或中断时效原因的 ,将丧失胜诉权。超礼公司的律师认为,段琪桂明明可以在超礼公司履行期届满后二年内在大陆起诉,却一直拖到快满六年才向香港法院起诉(香港的诉讼时效为六年) ,所以,香港法院不应受理 。如果香港法院不受理,段琪桂回大陆起诉的话 ,超礼公司承诺不会以过了诉讼时效期间为由进行抗辩。

  香港超礼公司的代理律师为何强烈坚持将案件移到内地法院审理的原因不得而知,但他们对段琪桂的质疑却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备忘录》约定的超礼公司交付青岛项目的最后日期是1999年5月31日,超礼公司未如期交付 ,按法律规定段琪可以在1999年6月1日起行使诉讼权利,但最晚必须在2001年5月31日前提起诉讼 。问题是自1999年5月8日起段琪桂就失去了人身自由,2001年3月5日被判处死刑 ,当日手铐脚镣上身,在这样的情形下,要她考虑什么民事诉讼几乎是不可能的 。

  08年6月17日 ,香港高等法院再次做出判决 ,驳回超礼公司上诉,本案由香港法院审理。超礼公司不服,向香港终审法院提出申请。

  08年11月10 ,香港终审法院未收到超礼公司提出的合理因由,视为超礼公司撤销申请 。至此,这场官司的第一阶段落下帷幕。但最近获悉 ,超礼公司已在08年1月将上海泰琪公司的股权全部卖给了香港SAMMAN公司,超礼公司已经不拥有市价近10亿元的广发银行大厦产权,就算段琪桂日后打赢官司 ,她能拿到钱吗?

相关标签: # 公司 # 银华 # 段琪 # 上海 # 香港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